二战胜利前夕他却不幸被德军杀死几十年后德国人为他修了栋楼

未接触过战争的人总是对战争充满好奇甚至期待,但经历过战争的人,在心中会留下难以抹除的阴影。战争是残酷的,生命在战争面前一文不值,可能在前一秒还充满希望的生命在后一秒就化作一具尸体,而这种情感,战地摄影师卡帕体会的格外深刻。

在1945年5月份的《生活》杂志上,有几张照片令人印象深刻,照片上是一位牺牲的美军士兵,他斜躺在地上,前面是阳光暗淡的阳台,鲜血从他的头部流出,在地上扩散。这组照片正是卡帕所拍,而照片中的死者,则叫做雷蒙德·J·鲍曼。

鲍曼是一位帅气的年轻人,他在二战爆发后参加军队,并在1944年前往欧洲前线作战。鲍曼历经多次战役,但他都幸运地活了下来,直到盟军胜利前夕爆发的莱比锡战役。在这场战役当中,鲍曼和战友们负责进行火力压制,掩护步兵穿越大桥。鲍曼与同伴最终找到一个阳台,这里视野开阔,便于射击,但它同时也是非常危险的地方,不过为了掩护穿越大桥的部队,鲍曼和同伴最终还是选择在这里架设机枪。

在机枪架设以后,鲍曼扣动机枪,朝着大桥对面的德军扫射,但不久之后,当他的同伴进屋补充弹药时,他被隐藏起来的德军狙击手射中头部,倒在地上。看着倒下的鲍曼,战友们立刻赶来,但是由于子弹直接射入头部,鲍曼已经牺牲。

卡帕是一位战地记者,他随军来到此地。当卡帕看到鲍曼的尸体时,他感到十分心痛,因此就在不久之前,两人还愉快的交谈着,但此时,这位士兵却已经躺在门上,鲜血从他的头颅里流出,描绘出一幅残酷而美丽的画面。

卡帕拿起照相机,将鲍曼的遗体拍摄下来,然后将鲍曼的尸体整理干净。而就在战役结束之后不久,盟军赢得胜利,但这一切鲍曼都看不到了。卡帕将照片登在杂志上,他说这是令他痛心而难忘的一幕。

杂志在卡帕的要求下并没有登记鲍曼的名字,但他的亲人们还是通过尸体衣领上的字母将他认出。在确定鲍曼已经牺牲以后,他的亲人们非常伤心,他们知道士兵在战场上随时都有可能死亡,但牺牲在胜利前夕的鲍曼,还是让他们难以接受。

而随着照片的刊登,这残酷而安详的画面迅速在无数人的心中留下烙印,斜躺在门上的鲍曼成为战争即将结束时最让人难忘的瞬间。鲍曼并不是二战期间最后阵亡的人,然而因为卡帕的照片,他成为“最后一批阵亡的人”的代表。战争胜利以后,美国各地为鲍曼以及其他牺牲的战士举办纪念活动,他们希望通过活动让人们记住这位士兵的牺牲以及战争的残酷。

德国在二战结束以后也一直在对战争进行忏悔和补偿,在鲍曼牺牲七十年以后,德国许多地方也自发组织起来纪念鲍曼。莱比锡市在2015年举行投票,最终同意以鲍曼的名字命名他阵亡大楼前的街道,而在大楼里还有一座纪念馆,纪念馆里存放着鲍曼的遗物以及介绍,人们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纪念那位战士。

不过也有一部分人反对这样做,因为他们认为鲍曼的牺牲是令人惋惜的,但他作为战士牺牲在战场上就是他的结局,许多士兵与他一样牺牲在战场上,但他们却没有被纪念。当然,不管如何争议,卡帕所拍摄的鲍曼的照片,已经成为战争记忆中悲壮的一幕。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