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历山大·帕夫诺维奇·斯维斯图诺夫 北高加索屠夫一生只一败

假如一个军人,只懂躲在安全的地方高谈阔论,却连上战场也不敢,那根本不能被称为军人,只是懦夫而已。——斯维斯图诺夫

亚历山大·帕夫诺维奇·斯维斯图诺夫——特维尔公爵、政治家、俄罗斯帝国炮兵上将,出身于斯维斯图诺夫家族特维尔-迪尔马科申-维亚济马分支 ,亦因战功取代宗家成为斯维斯图诺夫家第十六代及未任家长(即族长)。一生中有20年在高加索地区服役,只在阿尔马河战役作为上尉执掌炮兵营时战败外,再无败绩。

1830年,斯维斯图诺夫出生于特维尔一个破落贵族家庭,虽然父母出生贵族,但是因为是旁支的缘故,斯维斯图诺夫并不受重视。(这就是励志的开始,小说都这么写,逆袭开始了)

15岁之前接受的都是一般的沙俄贵族教育,虽然在诗词、绘画上没什么兴趣,但是他尤其喜爱政治和军事(兴趣是果然最好的老师)。

16岁被父亲送到圣彼得堡的炮兵学校,很快因为斯维斯图诺夫的才思敏捷、思想新颖,受到赏识被提拔。

20岁斯维斯图诺夫的父亲去世,贫困使他无法为父亲买具棺椁,只能同17岁的弟弟迪米德里在家族坟墓旁挖洞把遗体放在其内。

21岁斯维斯图诺夫单枪匹马前往战事最猛烈的高加索地区服役,成为瓦哈奇哈拉驻屯司令,被晋升为准尉(地位介于军官与士官之间,候补少尉)。

斯维斯图诺夫亲率部下在高加索屯田,把一个不到八百人的小镇瓦哈奇哈拉发展成一座具有完整防御工事和炮兵掩护,民兵一千二百,居民四万的大镇,此外还挖井,抽水,灌溉,统一供水,粮食充足,俨然一个世外桃源。与南方65公里外的阿尔戈形成鲜明对比,到处是断垣残壁,累累白骨。

斯维斯图诺夫预想到瓦哈奇哈拉这样一座世外桃源,迟早要受到其他人的觊觎,以此加强工事,在远处布置了13队斥候,小镇也是加强巡逻,不设卡,不收关税,夜不闭户,接受周边流民,以此增加实力,消除流民威胁,形成一个巨大的军事要塞。

1852年2月12日,伊玛目国哈桑穆拉德率四千八百人的军队北上至瓦哈奇哈拉,斯维斯图诺夫下令炸毁周边桥梁,并主动出击,仅对镇民声称守城。山岗上的哨站以步兵炮轰击圣战军,圣战军攀上山岗时,炮撃班早已离去。并派骑兵于圣战军后方偷袭,随时从山谷中冲出砍杀。更预先锯断森林内的树木,在圣战军进入林区后,立即引爆在森林中的炸药,令巨木倒塌,引起森林大火,以圣战军的战法对付圣战军。

哈桑穆拉德率部突出森林,在没遇上敌人主力部队的情况下,自军已经伤亡逾六百人[15]。斯维斯图诺夫率九百名士兵于巴伦迪截撃,以二十六门四十六磅野战炮,十八门86毫米霰弹炮密集排射,一百馀人的掷弹兵从两翼提供火力支援,加上八百人的散兵,构成足够杀伤大量敌军的密集火力。伊玛目国在前锋部队遭到伏撃后即退出森林,可是却在钳形攻势下再度被包围,最终被引到火力最为密集的一个山谷中,俄军展开单方面的杀戮,但因沙米尔亲自率领二千军队下山援救,俄军开始将火炮转向沙米尔军,并作有组织撤退。最终俄军解开包围后退,沙米尔军也不追赶,只接应友军撤退。伊玛目国死伤一千一百多人,而俄军仅伤亡八十二人,是为巴伦迪歼灭战。

巴伦迪之战令斯维斯图诺夫名声大噪,1852年3月30日被军方晋升为少尉。但也为他招来众多的妒忌,他拒绝逢迎上级、贿赂高官、挑战不合理指令的行为,使他即使有很大的军功,亦无法进一步晋升。

1853年10月,克里米亚战争爆发,斯维斯图诺夫被高加索驻军大部分军官推荐前往最前线,时任驻军总司令葛拉必曾找他谈及此事,斯维斯图诺夫的回应如下:

“假如一个军人,只懂躲在安全的地方高谈阔论,却连上战场也不敢,那根本不能被称为军人,只是懦夫而已。”

1854年9月20日阿尔马河战役俄军战败,斯维斯图诺夫被追究责任,降为中尉,但他仍在克里米亚留到1856年战争结束。因左肩受到永久性伤害,无法抬起,以26岁年纪申请退役,获准,并取得1,250卢布的一次性抚恤金。

斯维斯图诺夫退隐家中的光景并不好,退役后家中生活大受影响,抚恤金也用来还债,没了经济来源,在军中多年斯维斯图缺乏谋生手段,只得在一家出版社做文字校验工作,但因工作沉闷,后辞职。卖掉房子,在山上务农为生。

7月初,在母亲索菲娅纳什金娜的介绍下,迎娶了远房表妹柳德米拉纳什金娜,但由于贫穷,婚礼的筹措费用多来自好友科马罗夫的借款及妻子的嫁妆。出席婚礼者仅有36位,且因为缺乏体面的服装,斯维斯图诺夫以军服出席婚礼。婚后,弟弟因舅舅介绍,前往圣彼得堡谋生。而新婚妻子也当一名家庭教师帮助增加收入,虽然夫妻两人一生大部分时间都活在贫穷中,但感情稳固。

斯维斯图诺夫回乡两年后,因高加索瓦哈奇哈拉成绩瞩目,经人举荐,以米哈伊尔大公的幕僚的身份回到高加索。

1859年3月6日,因提出伊奇克里亚歼灭战四攻一守战略,同时由格罗兹尼、基留纳、阿干提、伊奇克里亚四个地方进攻,并守住山脉南侧的阿纳齐-沃里卡申线。令俄军成功包围歼灭伊玛目国最后一支常备军,大公因此提拔他为上尉。在沙米尔投降,伊玛目国灭亡后,因功被沙皇破格连升三级至上校,并同时授与勋章,米哈伊尔大公将其任命为首席幕僚长。

斯维斯图诺夫对此并不满足,他较热衷亲上前线指挥战争,而不是坐在后方大本营遥控。斯维斯图诺夫多次向米哈伊尔大公要求带兵出战,大公一律不许。大公为了能让斯维斯图诺夫留下,下令为斯维斯图诺夫家整修房子,并购下三百公顷土地,连同六百名农奴,赠送予斯维斯图诺夫。大公仍担忧可能有所不足,上奏亚历山大二世,因斯维斯图诺夫出身显赫贵族,以他亲自开发的瓦哈奇哈拉为封地,请封为瓦哈奇哈拉伯爵。斯维斯图诺夫除了房子已整修不得不要外,其他都拒绝接受。签了六百张解放农奴的文件,让他们成为自由民,将三百公顷的土地平分给他们。并引用阿穆尔斯基伯爵穆拉维约夫功高封爵之事,认为自己未曾为国扩土,贡献亦不大,因此拒绝受封伯爵。

1864年3月18日,高加索战争结束,斯维斯图诺夫因其民政上的才能,前往一月起义后受损严重的华沙重建,受司令官伊里奇亚宾斯基少将指挥,负责重建华沙。并与好友科马罗夫在华沙大学进修,向斯宾尼维斯基、孟德尔等学者学习,并结识了当时前往华沙进行学术交流的巴登心理学家,后来的实验心理学和认知心理学之父威廉·冯特,以及未来的部下米哈伊尔·斯科别列夫。

科马罗夫指斯维斯图诺夫无法融入校园生活,经常与教授、同学间冲突,屡屡在辩论中人身攻击他人,多次以俄语宣扬精英主义,令他遭受同学厌恶。但其生活作息严谨,清晨六点即起床锻炼,办理公务后即埋首学习,在图书馆写下大量笔记,半夜才睡。更常于星期日假期与科马罗夫四处游览,二人为了省钱,交通方式以步行为主。

1868年3月4日,斯维斯图诺夫因战利品成功还清天文数字的债务,将上沃洛乔克庄园出售,并搬回家乡特维尔,向新任家长堂兄阿列克谢申请将父母改葬家族墓地,获准,并被承认为家族一分子,在1869年再度搬家至圣彼得堡。

1870年8月30日,获封高加索军区总参谋长,职位仅次于总司令米哈伊尔大公。

1875年4月17日,斯维斯图诺夫率领5,000人新军到达高加索,就任捷列克州州长,对高加索开始了平定。

斯维斯图诺夫刚到任时的高加索,按其部下勃鲁西洛夫的说法:“简直就是一个点燃的火药桶。”当地有22个部族叛乱,特别是四处游撃的车臣人,四出无差别杀害俄国人,在城市各处都爆发了暴动。

斯维斯图诺夫刚到弗拉季高加索时第一道命令就是解雇地方政府厅级以上所有官员,必须再次考核,不合格者一律降职。他又发现政府库房帐目虚假,仓库近乎空虚,抓来会计审问,最终取得名单,并派人前往充公以充实库房。官员们群起向亚历山大二世申诉,但斯维斯图诺夫自辩指这些官员才是真正令高加索未能稳定的原因,为了不再出现像伊玛目国的重大叛乱,必须得将他们全数除去。

19日清晨,他将34位贪渎的官员全数吊死,并如常观看死刑执行。死刑执行后,他下令不再追究所有中下级官员以前贪渎的行为,但严禁再犯。也同时宽恕暗杀自己的杀手,担忧他被灭口,称其自首必定无罪。当日中午,枪手自首,牵连出一干与山民有勾结的官员。斯维斯图诺夫认为情节并不严重,仅处决刺杀主谋。下令一律许可官员与山民合作,以增加彼此之间的互相沟通。

20日晚,斯维斯图诺夫率军撤离,并公告所有事情都已经解决。因此全州陷入无政府状态,但人民生活不见影响。

26日晚,斯维斯图诺夫攻入格罗兹尼,扑灭了反抗势力,并于该地设立临时政府,颁布约章。

由17日起算,仅用9日即平定民众骚动。斯维斯图诺夫下令,在一个月内投降的部族,一律免死,否则全族屠灭,决不宽赦。14个部族同时投降,仅山地车臣人、阿尔卡内人、阿凡人、达吉斯坦人、切尔卡斯人、卡巴尔达人、阿巴扎人、阿迪格人为主的八个部族并不投降,斯维斯图诺夫因此分别出兵攻灭,根据不赦免原则,一律屠杀。

直至1876年1月,已杀超过6万多人,掠夺的财物全数充公。并鼓励山民自发狩猎游撃队,一颗游撃队人头可换15卢布、头目100卢布、大头目300卢布。

1876年8月14日,全部16位大头目、85位小头目被杀、共杀70,000多人,高加索大致平定。斯维斯图诺夫让退役军人和哥萨克自行寻找空地,作为居所定居,更引入大量俄罗斯移民填补空隙,从此俄罗斯人成为北高加索的主要民族至今。

1879年,斯维斯图诺夫获得全高加索军区总司令、全高加索行政首长的身份对于一个自1817年战乱不断的地区,斯维斯图诺夫使用简便公正的政策:

一切冲突、斗争,以法庭判决为准,法庭判决由三人组成的法官判断,且法官之一必须为山民,对判决不满亦可上诉。

为了消除各民族间的认知偏见,让山民统一学习俄语,并承认山民保留自身文化和语言的权利。

禁止对山民种族岐视,提倡种族共融,让各民族自由混居,更一律任用山民担任基层官僚。

全面禁止各族间互相贩卖人口,境内的奴隶贩子必须受到官方检查,所有奴隶都自动成为自由民。

对前往上学的山民提供免费的食宿,在周未定期派发粮食和牲畜,更特别优待持续抵抗多时的车臣老兵。

为了治安问题,实施宵禁,晚上九时后外出需带备身份证明文件,午夜时间完全宵禁,清晨时解除。

1889年8月30日,获加授钻石圣亚历山大·涅夫斯基勋章,为俄国军人中最高荣誉。1891年被任命为炮兵总监。

1892年11月23日,斯维斯图诺夫因为与部下发生冲突,辞职回家。此时斯维斯图诺夫已届62岁高龄,与其老妻共同生活于庄园中。斯维斯图诺夫晚年的记载甚少,因此他的卒年不详。

参考文献:Волков С. В. Генералитет Российской империи. Энциклопедический словарь генералов и адмиралов от Петра I до Николая II. Т. 2. Л — Я. — М., 2009. — С. 465. — ISBN 978-5-9524-4167-5

Пономарёв В. М., Шабанов В. П. Кавалеры Императорского ордена Святого Александра Невского. 1725 — 1917. Т. 3. — М., 2009. — С. 264. — ISBN 978-5-89577-145-7

Милютин Д. А. Воспоминания генерал-фельдмаршала графа Дмитрия Алексеевича Милютина. 1868 — начало 1873. — М., 2006.

Волжинский Г. И. Освобождение крепости Баязета от блокады турок: из боевых и военно-походных воспоминаний о Русско-турецкой войне 1877–1878 годов. Варшава. 1911: 24.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