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进阶热刺已非“伪豪门”

低开高走杀出欧冠死亡之组,夏季零引援却打出队史最佳半程,托特纳姆热刺再一次在不被看好的情况下绝地求生。

以2008年夺取联赛杯为起点,热刺在经济与竞技方面的成就有目共睹,这支年轻的球队已经完成了阶级跨越,从昔日的伦敦“二等公民”晋升为英超六强。

在热刺在近10年持续高歌猛进的同时,欧洲足坛格局与经济特征的变化,也对这支球队形成了全新的挑战。

如何在转会市场泡沫居高不下的情况下选择经营策略,如何在财政营收与竞技水准之间进行取舍,将关乎这支北伦敦新贵的命运。

在各路豪强焦头烂额之际,莱斯特城以黑马之姿打破铁幕,终结了伦敦与曼彻斯特球会对联赛冠军长达21年的垄断。

2016年,热刺以英超第三的佳绩取得了新世纪以来最高的联赛排名,此后稳定在英超前四。伦敦与曼彻斯特诸强的失神仅仅持续2个赛季,但这个短暂的“发射窗口”足以让热刺完成崛起,摆脱伪豪门的身份。

先后出品卡里克、罗比-基恩、莫德里奇与贝尔等名将,北伦敦球会堪称“波尔图式”经营的佼佼者。

低价引进初出茅庐但尚未引起豪门疯抢的年轻球员,在其打出身价之后果断将其卖出高价是热刺的常规操作。

利用出售莫德里奇与贝尔的资金,热刺在2013年与2014年迅速构建了球队骨架

这位被弗格森爵士称为“噩梦”、毕业于剑桥的商业精英善于用一切手段施压,经常将交易拖到转会窗最后一刻来逼迫对手就范,贝尔巴托夫、莫德里奇与贝尔都是在最后阶段敲定转会。

为了弥补明星球员出走造成的空缺,热刺往往要在读秒阶段进行恐慌性收购。球探团队固然能迅速发掘出洛里、登贝莱等潜力股,却也不免吃进名过于实的沙德利与索尔达多。

转会谈判中的举棋不定严重影响主教练夏季备战的质量。限于列维“先卖后买”的原则,大量热刺新援在夏窗末尾甚至新赛季开打后报到,几乎没有时间进行磨合。

球员成色的不同造成了热刺主力与替补之间的巨大鸿沟,阵容构建的混乱则令热刺在开季阶段举步维艰。

这种细小问题的累加可能造成惨重的结果:2015-16与2016-17两个赛季,热刺都长期居于联赛第二名,也都在最后时刻功亏一篑。

假若球队老板刘易斯与其代理人列维稍微放宽“足球就是生意”的原则,热刺或许无需持久与奖杯无缘。

2016-17赛季英超第36轮,热刺0-1不敌西汉姆联,“主动退出”争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