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也狂妄败也狂妄摄影师“照片”的背后可没那么简单

2012年,国外著名饶舌歌手罗伯特·菲茨杰拉德·迪格斯(RZA)计划筹拍电影《铁拳》,邀请了好友摄影师参演。

摄影师非常高兴,迫不及待炫耀:“我都不用试镜,RZA直接就给了我一个角色。”

原因不是RZA反悔,或者是摄影师不演,而是《铁拳》要前往中国横店拍摄,但官方不允许摄影师出演,只能作罢。

RZA不解,问了摄影师一句:“EDC(摄影师英文),你是在中国杀了人吗?”

摄影师生于香港富商家庭,父亲陈泽民是上市公司「骏雷国际」主席,也是「英皇娱乐」的高级董事,常年活跃于香港娱乐界。

因为父亲的人脉与金钱,摄影师自小就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接触的都是社会名流,来他们家拜访作客的也是明星大咖。

“我从小就看到许多明星,我不知道他们是谁,也不知道他们在干嘛。但我知道这里面有梅艳芳,也有张国荣。”

原因是父亲在他出生不久就独自一人前往香港经商,年幼的他只能随母亲、两个姐姐定居在温哥华,期间只是在香港的饭店见过几次陈泽民。

但与一般的父亲不同,陈泽民对于远渡重洋寻找自己的儿子并没有表现出多少热情,只是把他的私人司机派过去照顾,以及一直采用只给钱不管人的“丧父式”金钱家教。

直到摄影师14岁那年,他才在透过媒体小报的花边新闻才知道:自己的父母已经分手了5年,而父亲在分手后,还传出跟同性之间的绯闻……

13岁那年,失去了人生目标(榜样),又有大把零花钱的摄影师开始自甘堕落,他在一年内学习到了纨绔子弟的所有特征:

于是乎,摄影师的童年时光在灯红酒绿的世界醉生梦死,并只能通过黑帮电影与Hip-hop这种男子音乐中学习到“处世信条”。

Hip-hop成为他的唯一的精神支柱,也是受到了Hip-hop文化与黑帮电影的影响,他觉得失去家人不可怕,兄弟情才是一生一世的。

“那时候,我恨我的家庭,我的家庭烂透了,我喜欢Hip-Hop音乐,我明白歌里的话。Hip-Hop 变成了我的爸爸,变成了我的妈妈…..失去了家庭,没关系,你有兄弟。”

1999年,谢霆锋发行了第一张国语专辑《谢谢你的爱1999》,获得了台销售榜冠军。

那时候长得眉清目秀的他,陷入是留在温哥华花钱上大学,还是回香港继续浑浑噩噩生活的两难境地。

得益于父亲陈泽民作为「英皇娱乐」高级董事,在娱乐圈颇有威信的关系,摄影师被「四大天王」之一的黎明拉去拍了人生第一支信用卡策划。

一个半月后,他又在吃饭的时候遇见了成龙的前经纪人Willy,经纪人喊摄影师和吴彦祖拍照,之后给了他一份合约,让他演电影。

素来叛逆的少年摄影师,这次听从了妈妈的话,从未缺过钱的他,决定放弃烂透了的学业,为了独立赚钱而签下合约,并前往国外学了半年演唱跳舞。

第二年,凭借父亲陈泽民此前在圈里积攒的人脉,摄影师的星途之路走得很顺当,除了一开始就接到的电影圈爆款续集《特警新人类2》外,他还签约了「英皇娱乐」发行了同名专辑《摄影师》。

有背景、有容貌、有才华、有潜力…..摄影师在香港娱乐圈发展,很被前辈们看好。

哥哥张国荣当了摄影师的“干哥”,带着他买衣服,还给他写歌,“好欣赏摄影师,他是下一辈中最有潜质的。”

更重要的是,他出道就成了所有女人的最爱,在《特警新人类2》上映不久有媒体拍到他跟该电影的女主角:李美琪(Maggie Q),在深夜的某间大排档里忘情激吻。

而当时Maggie Q的男友,就是跟摄影师拍过合照的吴彦祖,只不过当时阿祖没权没势,只得忍气吞声。

摄影师也没料到,他爱“集邮拍照”的兴趣,会在8年后引起娱乐圈的一场巨大“地震”。

2001年,摄影师连发了三张专辑,《Visual Diary》《Ed Is On》与《Peace and Love》,并获得十大中文金曲最受欢迎「最有前途男新人金奖」和「飞跃男歌手银奖」。

随后在陈木胜监制的电影《愿望树》的记者发布会上,他得知经理人把自己的经纪合同卖给了林建岳的「寰亚电影」,这彻底惹火了摄影师。

他一气之下前往东京,待了三四个月,见到了「东京时尚教父」藤原浩,并萌生了创办潮牌店的念头。

从东京回来之后,摄影师更越发不满,他觉得「英皇」给他的音乐和他的风格不合,他想要唱有态度的Hip-hop,而不是口水情歌,但公司却总是以各种理由推脱或拒绝。

道理也不难理解,用当过「英皇」董事的老父亲陈泽农的话来说,“你唱这种(Hip-hop)能挣2000万,但唱霆锋、力宏那样的可以挣4000万。”

尽管如此,摄影师还是不服,与公司矛盾不断。在录制最后一张唱片时,双方已经闹得不可开交,「英皇娱乐」更是赌气,只给预算让他自己去录制。

结果他真就拉着一群街头朋友,做了一首名为《即影即有》的歌曲,并在没有任何宣传的情况下,大获成功,成为流行榜冠军。

这首歌之后,「英皇娱乐」雪藏了摄影师,但因为经纪合同已经在林建岳手中,他把摄影师转到旗下的「红馆经纪」自由发展。

那段时间,摄影师问了老爸陈泽民要了250万港币启动资金,与老同学潘世亨联手创立了CLOT COMPANY LIMITED(凝结集团)和自己的服装品牌CLOT,并亲自参与服装的设计、用料等各个方面,欲要将CLOT打造成为“中国第一潮牌”。

陈泽民给启动资金时,他觉得儿子摄影师一定会失败,250万资金只能打水漂,但他错了。

当时,香港非常流行国外的潮流服饰,但是没有专门店售卖。一件在国外售价700港币的衣服,水货版本在香港要卖到1700块港币。

靠着本身在娱乐圈的名气,摄影师在中国潮牌领域发展的开端,吃到了第一波红利。所有跟他合作限量产品,销售率达到95%,许多大牌子愿意跟他们合作。

到了2005年,CLOT已经可以设立了自己的公关部门(CLOT PRR),为跨国品牌举办产品推广派对和创意策划,客户不再局限于服装品牌,还包括「COACH」、「轩尼诗」这样的时尚品牌。

2007年10月,连林建岳也亲自下场,注资1000万和摄影师合股将CLOT服装品牌扩充为多媒体公司“ClotMediaDivision”,并由摄影师本人担任CEO。

作为CEO的摄影师,又在自己旗下的“ClotMediaDivision”签了不少音乐人,如“农夫”组合、DJ Tommy、陈奂仁…….

这些艺人与他售卖其品牌Clot的潮流产物,比他出唱片与拍电影的收入还要多,当然摄影师本人的消费也是十分庞大,每个月的日用花费达到100万港币。

除了打造自己的商业外,摄影师也接连出演了林建岳旗下「寰亚电影」投资的《无间道》系列、《头文字D》、《狗咬狗》等电影。

在拍摄《狗咬狗》时,摄影师为了塑造角色生无可恋的眼神,刻意不睡觉便开工拍摄,待在垃圾场生活。

《无间道》导演刘伟强赞他一点就通,《狗咬狗》导演郑保瑞说他是新一代男演员中,可塑性最高的人。

梅艳芳叮嘱他:“艺人的形象是很重要的,如果你不乱来,没有负面新闻的话,你一定行的。”

甚至连「英皇」老板杨受成都说,他只要谨言慎行,严于律己,将来会是「四大天王」的接班人。

只可惜摄影师一样都没有做到,以至于他刚要展露天赋,艺人生涯就进入了尾声。

2006年夏天,摄影师那装满“荷尔蒙气息的照片”的电脑坏了,他让最亲近、最信任的龙哥去修理。

龙哥就是摄影师12岁那年,父亲陈泽民派去照顾他的那位私人司机,他们之间的关系用冠希哥的话来说就是:“

龙叔就像我的父亲一样,陪我玩的是他,陪我工作的是他,陪我见女朋友的还是他。

龙哥没把话听进去,也不知道电脑里面有什么,找了一家熟悉的电脑店,在修电脑的期间看了一会儿就出去了。

年轻的电脑职员发现了里面的照片,用技术手段恢复数据后偷偷下载。之后把这些照片分享给同事,同事又将照片上传到公司内部服务器上。

当龙哥拎着修好的电脑回家,他不知道少看这一眼,会在两年后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

2007年,陈泽民的公司已经岌岌可危,有人跟他说:“你儿子做Hip-hop很强啊。”陈泽民便鼓励摄影师做Hip-hop。得知CLOT的衣服在香港年轻人成为潮流,他又打电话给摄影师:“Edison,你的CLOT的衣服可以给我吗?”

摄影师很开心,他得到了父亲的认可,得意洋洋的调侃:“什么?你想要我的衣服?我还以为你认为我一定会失败呢,现在你想要我的衣服?”

2007年10月中旬,他与一名的士司机因为争路发生冲突,一轮粗话横飞后,摄影师怒踢的士车身泄愤。

2007年10月末,他的团队特意制作了一张专辑《让我再次介绍自己》,其中一首《记得我吗》更是直接点名骂了前东家「英皇娱乐」。

2007年10月29日,摄影师又在台试听会上表示以前是唱片公司的傀儡,唱歌有行尸走肉的感觉,令他很不开心:“

这番言论直接触怒了与他解约一年多的「英皇娱乐」,随即发来律师函指责摄影师诽谤,「英皇」艺人管理部总监霍汶希更是直言:“他这么大个人应该为自己做的事情负责任。”

「英皇娱乐」老板杨受成可不仅是大佬人物那么简单,其手段能力高超、势力庞大,当年跟香港「廉政公署」的“舞影”事件,更是闹得沸沸扬扬。

2001年,曾志伟在公开场合谩骂杨受成开的酒吧是“鸡窦”(妓院),后来被三个大汉打,缝了30针。

当时传媒猜测,是因为曾志伟、谭咏麟合开的「东方魅力」公司处处被「英皇」压一头,才引起这场件。

此事之后,沉浮娱乐圈几十年的曾、谭等人不敢在媒体上再对杨老板有任何评价。

此外,杨老板还曾涉嫌以金钱操控《新报》、《东方新地》、《新Monday》等香港报章杂志。

紧接着,2008年10月26号,在「天涯论坛」上的一张不雅照,真正的替代了摄影师“让我再次介绍自己”。

事发当晚,自幼生长在腐朽堕落的资本主义社会的摄影师有点惊讶,但没有惶恐,还给自己的好友发了消息:

国外名媛Paris Hilton曾因私人视频泄露而状告互联网公司,获得巨额索赔金,并受到大众同情,名气大增。

摄影师私人照被泄露,他本身也是受害者,但在不同文化环境下,公众对待“性”会有不同的态度。

更要命的是,这些女星背后所涉及到的,都是香港后台强大的娱乐公司或者江湖人士。

例如阿娇、容祖儿的背后是「英皇」,时任摄影师女友杨永晴更是「英皇」主席杨受成的侄女;陈文缘的背后是「东方魅力」,小林青霞其父“胡须勇”是江湖人物,而且在上一年跟向华强的「中国星」闹翻脸。

失去了后台的摄影师,又一个人得罪了香港大部分的“娱乐圈资本”,最终在2008年10月21日召开记者会道歉:“

根据香港《东方日报》报道,摄影师为“照片”事件召开记者招待会前,由警员陪伴下步出机场,途中先后接到两个死亡恐吓电话。

“照片”事件加上陈泽民宣布破产,摄影师曾经的音乐伙伴拒绝和他合作,大制作电影、电视剧、商演、策划全部不敢找他,

摄影师的两千多位朋友鸟兽散去,急着撇清关系,他说自己只剩了几个朋友,那个看着他长大的龙哥仍然是其中之一。

演艺事业的停滞,令他更专心做潮牌生意,所幸的是经历了“照片”,旗下CLOT的只有形象上受损,衣服销售受的影响不大,人员不但没有流失,还增加了3、4个人手。

2009年,他把CLOT开到了上海长乐路与马来西亚吉隆坡;2010年,又延伸到了台北。

其中上海长乐路分店,因为股东TOM CHUNG撤资,而被李晨和潘玮柏接手。

大牌子依旧愿意跟摄影师合作,因为他穿什么,什么依旧就会大卖。几年过去,CLOT每年能盈利一千多万美金。

有些在“照片”事件离开他的朋友,看他东山再起后又回来靠拢,摄影师破口大骂,“我不怕把场面闹僵。”

他多次尝试复出,但每次都以失败告终,群众不接纳他,资本也不敢也不愿意再捧他。

甚至有一次,他试图联系国内的一家活动组织,告诉对方,他想为活动做点事情,可以不要任何宣传。

「照片」风波过后,昔日在圈内星光熠熠的摄影师,只能流窜于国内的夜店、音乐节上演出;演戏几乎不可能,就算参演在公映时也会剪掉。

有人说,「照片」事件发生在近几年,根本不会引起这么大的风波,是他不走运。

按照当时摄影师目中无人的性格,连「英皇」都不放在眼里,就算没有这件事,一样会有那件事,反正是迟早的事。

如果没有那件事,我会变成个自大狂,根本不知道外面在发生什么,不懂得生活。我很高兴有机会能够想一想,什么是人生,什么是生活。

在为新房装修期间,他的女友秦舒培突然告诉他:“我怀孕了,你想不想要?”摄影师很平静的回复:“要带宝宝的是你,应该是你先告诉我,你想不想要她。”

2017年10月,摄影师推掉工作,赴美陪伴秦舒培,后来秦舒培生下一女儿,取名为Alaia。

再后来,摄影师成为一名“晒娃狂魔”,天天在ins和微博上晒老婆和闺女的照片。

他说秦舒培让他找到了“内心的平静”,而女儿Alaia的到来,则让他第一次感受到了家的温暖。

Leave a Comment